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暗月纪元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天罗地网

第二百三十二章 天罗地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一张非常唯唯诺诺,带着三分疑惑,五分惊惶,两分畏惧的脸。
  
      亚麻色的头发,眉毛,黑色的眼眸,嘟起来的脸,脸上几点明显的黑痣。
  
      非常陌生的脸啊。
  
      唐龙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这张脸,心中有微微的疑惑,为什么在这个流浪者转身的某一瞬间,会觉得有些眼熟?以至于自己忍不住叫住他?
  
      这并不是应该发生的事情,因为精准本能的关系,唐龙的记忆力惊人,就算大脑经常将无用的记忆深压,以此来保护大脑不至于信息爆炸,但偶尔总是有无用的信息冒出来,就比如说擦肩而过的陌生人,脸上的特征什么的。
  
      面对这个流浪者,也许那种熟悉的感觉,又是无用的信息在作祟吧。
  
      唐龙下一刻就想转身进入马车,他不喜欢自己被情绪影响,如此敏感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但不知为何,如果让这流浪者就此离去,心中又多少觉得有些说不出的不愿。
  
      不愿,为什么会不愿?
  
      于是,这两秒,两人相隔不到一百米,就这样沉默的对峙着。
  
      风,无声的继续吹着,卷起了一些草叶飘起又落下,渐渐的就变大了。
  
      一丝丝薄云在天空飘荡,忽而就遮蔽了部分紫月,接着又飘走,但月光更加的朦胧。
  
      刺耳的通讯仪声响了起来,颇觉气氛莫名有些奇怪的李武接起了它。
  
      只听了一句,就将通讯仪递给了唐龙:“龙少,基地来的电话,说是有重要的发现,需要你赶紧...”
  
      唐龙呼了一口气,皱眉,挥手,如同驱赶一只苍蝇一般的,示意让唐凌可以离去了。
  
      唐凌带着更多的疑惑神情,慢慢的走了,一边走还一边忍不住回头了两次,然后抓抓脑袋,似乎在想这个贵人怎么了?
  
      唐龙一边听着通讯仪,一边又看了两眼这个流浪者,心中有些自嘲。
  
      自己怎么了?分明就是来办重大的事情的,为什么一直要和一个流浪汉纠缠?原本叫李武审问一下他,也只是为了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,为何还是要一直胡思乱想?
  
      马车,开始继续前行。
  
      通讯仪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急切,在询问着唐龙还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到基地?
  
      因为无意中有了一个重大发现,在某个秘地的入口出现了陌生的脚印,怕是其它势力所为。
  
      唐龙挂断了电话,陌生的脚印?秘地?这些事情他都不知情,也无法判断严重的程度。
  
      不过,对方在说起陌生脚印的时候,也不见得是真心担心的样子,只不过是催促自己快一些。
  
      那如果没有这番通话催促自己快一些,那刚才那个流浪汉自己会怎么处理呢?
  
      把通讯仪放到了一旁,唐龙深吸了一口气,脑中浮现出这个怪异的问题。
  
      下一瞬,他就闭上了双眼,脑中开始快速的过滤信息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不想让人认为自己太敏感多疑,但私下里如果真的在意这个问题,在意这一丝熟悉感,那就不妨仔细回想一下这丝熟悉的感觉来自于哪里?
  
      **
  
      马车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,彻底的看不见。
  
      唐凌的脚步则开始越来越快,越来越急,他冲到了火堆旁,抓起了自己的外套和行李,辨认了一下方向,就朝着南方跑去。
  
      草原不算大,但即便如此,跑到南方还需要至少五十公里。
  
      唐凌知道接下来的每一分钟他都不能浪费,接下来的每一秒都要用接近极限的速度奔跑。
  
      只是两秒的对视,唐凌便再也忘记不了那个少年,那个被称呼为龙少的少年的脸庞,同样的黑发黑眸,长相异常的英俊,身材挺拔,衣衫精致。
  
      实际上,这些根本不足以让唐凌在意,因为还有比昆更俊美的人吗?还有比昆穿着更讲究的人么?没有的!
  
      他在意的是,精准本能带给他的惊人感受。
  
      眼间距,鼻尖的弧度,嘴唇的厚薄程度,为什么每一样都和自己的脸重合了?
  
      这要怎么解释?他真实的模样其实和那少年称不上非常相似,可是这些长相上的细节为何重叠了好几处?
  
      这是很难有巧合的事情,因为这些细节就像一个人独特的标签,带着深深的遗传碎片的色彩,如果没有血缘关系,哪怕一处都很难重叠,何况他们重叠了好几处细节。
  
      难道那个龙少和自己有关系?龙?和龙军有关系吗?
  
      好吧,不管是什么关系,那巨大的危机感绝对不是假的,越靠近他这危机感就越重。
  
      就算侥幸躲过了这一劫,这危机感依旧没有散去,反而越发的浓重起来,从那种短时间爆炸的危机感变成了一种更加绵长的沉重。
  
      这意味着,这危机不是短时间能解决的。
  
      唐凌的速度非常快,跑在黑夜之中的草原,就像一道一掠而过的影子,就连草原上的捕食者,扩耳杂色狐都不太能够看清他的身影。
  
      可就是如此,唐凌还是嫌自己不够快,他必须要再快一些。
  
      他有一种模糊的意识,如果在草原上遇到危机的话,自己只怕很难解决。
  
      因为这是一望无遮挡,连个藏身之处都没有的草原啊。
  
      在危机来到之前,自己必须要跑出草原,必须....唐凌在这一刻甚至连节省体力都顾不得了,直接用爆发似的冲刺速度奔跑着。
  
     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种巨大的危机感之中,他心底还弥漫着一股悲伤。
  
      宿命般的,命中注定一样的,就像出生就带着的,原罪一般的悲伤。
  
      **
  
      唐龙闭着双眼,似在养神。
  
      实际上,在这么短短的十分钟之内,已经有许多大段大段的记忆从他的脑中快速的掠过了。
  
      这种掠过不只是简单的回想,而是停顿,放大细节,比对...这就是长期在精准本能之下,锤炼出的大脑,对信息的处理达到了一个惊人的速度。
  
      没有,没有...那种边角信息里统统都找不到这一丝熟悉感来自于哪里?
  
      如果不是边角无用的记忆,那么是来自于日常记忆?不,唐龙很冷静的摒弃掉了日常记忆,他的日常不可能和这个流浪汉发生交集,哪怕擦肩而过的可能性都没有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