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暗月纪元 > 第二百五十章 天命,人择?

第二百五十章 天命,人择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事实证明,唐风没有吹牛。
  
  在消失了三天以后,他就弄来了两样东西。
  
  一样就是那绿色晶体一般的药丸,一样就是一瓶淡红色的液体。
  
  “吃下这颗药丸以后,你的儿子会立刻恢复健康。但是,从此以后他的天赋就没有了,因为这药丸会锁死他的松果体,且是不可逆的。”
  
  “虽然他有七星基因链的天赋。可你要明白,他的松果体彻底被锁死,也就意味着完全没有第六感,他连能量都感受不到,所以根本没有办法修行。”
  
  洛严的脸色变幻不定,在儿子的命与天赋之间,他一定选择儿子的命。
  
  可如果有选择呢?不是还有一瓶淡红色的液体吗?那么洛严绝对不想儿子没有天赋。
  
  因为他是洛氏的子孙啊,身为长子,还背负着洛氏流浪者营地,他没有天赋,以后只会比普通人没有天赋更加的憋闷,更加的惨淡。
  
  “看你的样子一定不想选择这颗药丸啊。不过,你还是先拿着吧,免得将来没有选择。”唐风将药丸塞到了洛严的手中。
  
  “那这瓶液体是什么?”洛严握紧了药丸,手上的青筋都凸起了,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询问道。
  
  “这个,是我的骨髓。”唐风对洛严笑了笑。
  
  “啊?”洛严脸色变了,他打量了一眼唐风,他的脸色有些苍白,显然他说的是真话。
  
  “确切的说,是以我的骨髓为主,调配的一种药剂。它会不停的补充你儿子的身体,来弥补他因为天赋的增长而造成的不平衡。”
  
  “我已经尽力的抽取到最大值了。再多,会影响我的根基。而我也有我的责任需要背负,根基是不能被影响的。”唐风认真的说道,很坦诚。
  
  “我已经非常感恩了。”洛严是真的非常感恩,这并不是一个美好的和平时代,生存尚且如此艰难,有几个人愿意抽取自己的骨髓为别人治疗呢?
  
  时代巨变,有可能的话,人人都渴求修炼,就算不能修炼,也务必渴求强大。
  
  没有破坏根基而已,但有没有别的影响呢?应该是有的。
  
  毕竟骨髓是血之源!
  
  唐风已经非常的无私了。
  
  “你先听我说完。”唐风的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:“这些骨髓液,只能供你的儿子使用到十八岁。但根据精密的计算,他必须有足量的,能够使用到22岁的骨髓液,才会彻底的稳定。”
  
  洛严脸色一变,不由得问道:“如果,只能使用到18岁呢?”
  
  “22岁之前,一旦停供。功亏一篑,他会迅速的虚弱下去。”唐风没有开玩笑。
  
  洛严却觉得唐风在开玩笑,这个希望算什么希望呢?还不如直接服用药丸好了。
  
  虽然从心底洛严是感激唐风的,但他非常失落,儿子是有天赋的,而且有那么强的天赋啊!
  
  “别失落。你儿子是能上火种名单的人,所以他一定会遇见我的儿子。”唐风拍着洛严的肩膀,忽然这样说了一句。
  
  “什么意思?你有儿子吗?”洛严觉得莫名其妙。
  
  “现在没有,但将来一定会有一个儿子。”说到这里,唐风叹息了一声,掏出了两支烟卷,递给了洛严一支,自己也点上了一支,然后悠悠的说道:“其实呢,我的人生非常无趣。很多时候,被有个家伙看得透透的,你说看透了也就罢了,但是在关键节点上,他特么的又说不准了。”
  
  洛严有些无语的点上了烟卷,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唐风的神秘,的确他说得话,做的事,一不小心就会让别人非常的迷茫,不懂他到底是何意。
  
  “不用在乎。你相信我的话,我儿子一定会和你们相遇的。到时候,才是你真正选择的时候。”唐风吐了一口烟,转头望着洛严,还是那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。
  
  “我要选择什么?”洛严不会因为唐风这副表情就觉得放松,他从心底认为,现在开始唐风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很重要。
  
  果然啊,唐风又从怀中掏出了那一本火种名单,摇晃着说道:“在火种名单上的,注定都是要和我儿子并肩作战的人。当然,这个注定,有天定,有人定。天定人不定,那便不是真的注定。”
  
  “如果说到了那一天,你不想你儿子和我儿子并肩作战,那么也是可以的,直接问那臭小子讨要骨髓就是了。”
  
  “他的骨髓应该和我的一样有用。这个是配方,要来了,照着配就好。”
  
  “又如果,你会想你儿子真正的做个普通人,你就让他服下那颗药丸。”
  
  “我说完了。”
  
  什么?洛严有一种懵的感觉,照正常的做法,不是应该直接讨要骨髓就好了吗?
  
  从骨子里来讲,洛严认为洛离应该继承洛氏营地,和唐风的儿子并肩作战去了,洛氏营地谁来继承?
  
  可是,洛严也是一个男人,一个家训写着知恩图报的男人,如果有一天真的遇见了唐风的儿子,要了别人的骨髓,难道就当做理所当然吗?洛严自认为做不到。
  
  他转头看着唐风,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正在整理着他的扣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早晨出门太过匆忙,他的扣子竟然扣错了。
  
  但洛严觉得一点都不好笑,他看不透这个男人。
  
  他的眼神分明如此坦荡,如此清澈,他做事似乎没有目的,但又似乎非常长远。
  
  他根本不求报答,他只是随性而为,但你就是不会无视他的付出,甚至有一种随时都想和他并肩的感觉。
  
  洛严狠狠的吸了一口烟,然后问道:“和你儿子并肩作战危险吗?”
  
  “非常!比我可能都要辛苦,几乎是和世界对抗,而且对抗完了世界,就算胜利了,还要面对漫长艰辛的未知。其实,我恨不得我的儿子是普通人。”唐风皱起了眉头,然后忽然又笑了,他望着洛严:“可惜啊,他注定不是普通人,因为他是我儿子,他理所当然的强大,不然背负不起我传承给他的使命。”
  
  这是什么臭屁的话?那个时候不了解龙军,也不了解唐风的洛严简直无语了。
  
  他不知道要如何去接唐风的话。
  
  “不要答应我什么,也不要因为感动而承诺什么!我说过,这是一个选择,当你们和我儿子相遇时的选择。”
  
  “我觉得最好的选择其实,其实是让你儿子当个普通人。”
  
  “当然,你做为父亲不能帮你儿子选择,但你可以尽量劝说。”唐风拍了拍洛严的肩膀,然后叼着烟走了,回到了龙军的营地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